?

乐清市广播电视台

?
90后视障女孩探索互联网“盲道”

“双11”,视障者能与普通人一样“拼手速”吗

90后视障女孩探索互联网“盲道”

在现实世界里,她依赖阿拉丁的帮助乘坐公交车,从富阳赶往50公里外的杭州,到客户家里为钢琴调音;在虚拟世界里,她依靠手机的读屏功能网购、点外卖、联系朋友。离“双11”还有半个多月,她已经在购物车里为阿拉丁囤了狗粮,还组织了一支5位视障人士组成的队伍在淘宝上玩“养猫”游戏,赢取购物红包。她带着点娇憨,自豪地介绍,“我家90%的东西都是我网购的,我网上买过最奇怪的东西是石灰。看见我家院子里的柿子树了吗,可以用石灰水来制作呛柿子。”

这个1993年出生的视障女孩对互联网和手机的熟悉程度,超出许多正常人的想象。你都还没看清她的手势,她已经找到需要用的应用,然后依然是你看不清的速度,快速搜索到要买的商品,下单。手机发出的语音,快得正常人根本听不清,她呵呵一笑,“失去视力,其他感官会更发达。我听的语速,不知道是几倍,反正我已经把手机语速的快进条拉到最后了”。

互联网创造的平行世界,为视障者打开了重新接入世界的机会。只不过,这个“数字平权”的发展过程相当漫长,它需要社会观念的嬗变作推手,更需要技术的演进作保障。

蔡琼卉换过不同品牌的手机,最后选择了苹果手机。2009 年,苹果首次在智能手机中推出旁白(VoiceOver)等功能,用户手指触达屏幕,旁白就会念出相应内容。

蔡琼卉的第一次网购体验并不那么愉快,那是2015年,还在北京联合大学就读的她网购了一条裙子,收到后并不满意。在淘宝,多数卖家更喜欢用图片展示商品,而读屏软件并不能读取图片,也不能获知图片展示的信息。

早在2010年年底,淘宝接到一位盲人按摩师的电话,那是一位淘宝卖家,在平台开店1年多。淘宝的一次改版导致第三方读屏软件失去作用。这个特殊的投诉,促使几位工程师前往用户家现场办公,大家意识到,原来普通人点点屏幕的简单操作,视障人士要实现起来困难重重。随后,淘宝成立了无障碍实验室,五六名工程师成为第一批志愿者,之后,信息无障碍化改造延伸至天猫、支付宝、钉钉、高德地图、UC等多个产品,为视障用户在网上开拓一条条新“盲道”。

2015年,淘宝在国内第一次将无障碍测试写入产品规范,手机淘宝每个版本和功能发布前,都会预留一定时间,交由无障碍团队进行测试。

王永攀说:“达摩院的OCR技术团队,帮助视障用户‘看’懂这些应用。OCR技术在电商平台落地有几个难点,第一个挑战是,商家的创造性比较强,用各种各样丰富的视觉手段去传达信息,所以读图的难度也非常大。第二个难点在于信息转换一定要准确。我们永远要追求OCR识别准确率的极限,目前准确率在99%以上。”

技术的改进不是一蹴而就,视障用户的参与也使得这种改进更人性化。2018年,蔡琼卉作为信息无障碍的体验官,也参与到这个进程中来。“那时候我经常叫外卖,但是饿了么有一个障碍,图片读不出来,没有办法勾选菜品。我们把问题反馈给了阿里的无障碍工程师,很快就修复好了”。

阿里的无障碍技术算法,可以说是内部工程师和外部用户共创的结果。目前为止,至少已有上百位活跃的视障用户参与其中,帮助工程师们改进算法。比方说像一些验证码或者密码输入的场景里面,如果读屏软件把视障用户输入的密码朗读出来,就会有信息暴露的问题,经过与视障用户的探讨,阿里专门开发了一套适用于视障用户的解决方案。淘宝有个大家熟知的淘口令功能,用来在其他社交软件分享商品。视障用户提出,淘口令是一段复杂的乱码,读屏操作非常不便,工程师们第一时间作了优化。

在阿里,有十几款App产品的工程师以兼职或志愿者的方式参与信息无障碍服务,淘宝无障碍实验室则成立了全职团队参与这项工作,阿里高级无线开发工程师杜鑫明就是其中之一。他说,相比普通用户的体量,互联网上的无障碍用户规模可谓沧海一粟,而无障碍适配开发需要投入技术、资金、人力成本,很多中小企业想不到也顾不上这块工作。为此,阿里把自己的无障碍实践经验加以沉淀和系统化,开发了对外提供信息无障碍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平台,帮助大家低成本、高效率地开发无障碍服务功能。

当蔡琼卉展示她的“养猫”游戏已经玩到第17级时,记者问,“双11”网购你们的手速有可能会比我们更快吗?蔡琼卉说:“这个会有点难,因为我们操作手机比你们复杂一点,你们单击我们双击,你们看到什么直接触摸,我们要滑屏操作,所以时间上会慢一点。但是为了赶上你们,我们会把语速调快调快再调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