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人为本 服务至上 科学管理 勤政高效

人工智能会取代速录师吗?在进博会速录的95后告诉你答案

  

“言出字现、音落字出”是对速记员的要求,高级速录师要求每分钟打字速度不低于220字,也就是普通人一般说话的语速。江燕说实际工作中所需要的打字速度高于这个要求,一般工作速度是280字左右,负责2019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的实时字幕速录工作的孙思琪速录速度能达到400字。

但人工智能语音识别在速度方面已经超过人类,2015年机器语音听写已首次超过人工速记员。五年以来语音识别行业发展更加迅速,亚马逊、苹果、华为等知名企业纷纷入局语音市场,推出智能音响等产品。人工智能语音识别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,逐渐成为一门“显学”。本月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报告显示2025年机器将替代8000多万工作岗位,在很多人看来,速记就是将被取代的职位之一。

和科大讯飞一起工作也已经逐渐成为江燕的工作常态。进入速录行业已四年的她目前在上海工作,工作内容主要是参与新闻发布会、直播以及各行各业的座谈会和高峰论坛等活动,也曾经负责过进博会的速录工作。江燕说,在大型的展览会议活动中“科大讯飞一般会做实时投屏,但一定会有速记员在场”。

不了解科大讯飞这样的“新工作伙伴”之前,江燕也曾听说过职业威胁论,她回忆那时刚刚准备就业,“当时听听就完了,毕竟没有真正感受过速记和语音识别同时工作”。江燕的姐姐也曾因为电视上类似的言论而为妹妹担心,“我觉得完全不用担心”,与科大讯飞一起工作后,江燕对威胁论有了自己的理解。

速记员出现座谈会、高峰论坛等现场语音环境非常复杂,会出现很多不可控因素。江燕举例,一个十个人的圆桌会议,速记员不仅需要记录每个人讲什么,还需要对口语、专业词汇以及说错的情况进行甄别,并整理成对话形式的段落。而目前的语音识别在分辨不同的人声、识别语音意义段落以及自动纠错方面都还有不小差距。

打字只是工作的一部分,速记员一般在打字同时进行校对,提供的记录文稿是经过整理和校对的文字。江燕和同事曾经做过统计,同一段论坛录音,机器识别转录后有4-5万字,速录员整理的文稿只有3万字左右,精简的一万多字大多都是重复、口语语气词等情况。对机器转录的文稿进行修改,对速记员说也是苦差事,“不如不去管它(机器识别转录的文稿),自己去听录音直接整理”。江燕说修改所耗费的人力和时间经常是自己整理的2-3倍。

而据相关行业报道,复杂声域中多声源、信噪比(目标信号与干扰信号强度比值的比数,只有达到一定的信噪比,机器才能听清楚)以及非稳态的噪音影响一直是语音识别技术发展的难点。2019年,科大讯飞语音撰写负责人宫韬曾表示:“我们是希望通过人工智能与速记行业做一些相互的配合,通过技术能够做好的场景,我们会做得更好,通过技术做不好的场景,那么我们会跟速记进行更好的融合。”

江燕觉得“至少十年之内不用担心(被替代)”,她把理解复杂声域的难度与让机器人学会人类的感情相提并论。而对更远的未来,她也并没有太多忧虑,从事这个行业越久,熟悉的知识和锻炼机会越多,速记工作是越来越得心应手。“人和机器都在学习”,她举例,一个新的词汇出现了,人需要理解之后才能训练机器。

与大热的人工智能相比,速记算是一个是实实在在的冷门行业。记者检索资料发现,2003年速记员正式收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》,这前后是速记员职业在大众视野中出现最多的时间段之一。速记行业全面的发展情况披露基本停留在2013年的一篇报道,当时北京速记协会的工作人员表示,全国文秘速录人才缺口已达到25万左右。

7年过去,速记行业的人数似乎仍然没有得到明显的增长,很多培训学校招生信息仍然在沿用2013年的数据。江燕也证实,速记的圈子很小,从地域上看也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。以江燕所在的速记公司为例,尽管公司在上海地区行业内的知名度已经较高,但公司整体规模并不大,但速记员人数也仅有10人左。

在速记职业诞生的多年间,供不应求一直是行业所宣称的状态,速记员也被称为“简单技能下的金领收入”。江燕在速记公司的收入基本稳定在2万左右,在行业内并不属于高薪,据她了解,部分自由从业者可能会更高。江燕的老师曾经在北京有近十年的工作经验,那时的工作报酬已有200元每小时。

供不应求的情况也时有出现,每年会展等活动集中展开的时间是江燕最忙的时候,大型会展活动的分论坛往往都需要速记员在场。据相关行业报道,2019年中国境内举办经贸类展览数量已达3547个,2002年这个数字是2600个,伴随而来的是增长的速记需求。不仅如此,速录就业渠道已向多领域延伸。哈尔滨劳动技师学院速录专业指导教师孙秀英曾表示,除会场、司法系统、政府机关、大型企业等领域,传媒以及综艺栏目组乃至全国各大晚会字幕工作的背后,均有速录师的身影。

作为一个冷门职业,普通人对速记工作最大的误解也许是“简单技能”,实际速记员工作的入门门槛并不低。从事速记员工作必须要经过一年以上的专业训练,训练时间与个人的文化水平等关系相关。江燕在学校经过了三年的训练,其间不仅要学习速录专用机器亚伟速录机的训练,还需要尽可能多地熟悉各行各业的专用词汇,扩大自己的知识面,此外还需要取得国家认证的资格证书。“自学是很难的。”江燕也碰到过自购速录机进行训练的人,但效果并不好。

尽管江燕没有听说过速记被取代的案例,但法庭、政府部门等速记员经常出现的工作场景已经出现了一些变化。据本网记者报道,2019年上海二中院32个法庭已经安装庭审音字转换系统,识别精确率超过95%,但识别的错误的部分仍然需要书记员(即速记)修改。江燕也觉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语音识别系统将继续作为速记员的工作伙伴而存在。